淄博柳泉户外

 找回密码
 敲门砖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21757|回复: 154
收起左侧

人在旅途之二十五:小五台激情穿越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2-7-21 06:37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行真 于 2015-10-2 20:15 编辑

一、结缘小五台

    小五台是这种地方,没来的,想来;来过的,还想来。在驴界浸淫日久,驴性也就会慢慢膨胀起来。对我而言,对小五台的向往也是驴子们催出来的。你想,这“小五台”的名字隔三差五就会从某张驴嘴里冒出来,跑到我的耳朵里,日子久了,还能不动心?去吧,去看看这驴友神往的小五台是货真价实呢,还是浪得虚名?

    2012年14日下午5点,我坐上开往小五台的大巴,经过一夜颠簸,凌晨4点多,来到了小五台山下的赤崖堡村。大家在这里就地吃饭。而后出发,穿过村子往西南方向走,至进山检查站检查买票。小五台从今年开始收费了,凡进山者都要交纳200元的科考费。真是滑稽,这驴行跟科考沾上边了,挺高级的。当然这高级是被高级。这个时代,只要有利可图,就可以借名而行之。红色的名字,高雅的名字,甚至上帝的名字,中国人都敢借。在收费站等待了大约半个小时,才把手续办好。所谓手续就是一个科考协议书,好多人连名字都没写对,我的名字也大错特错。唉,不管这些。5点半多,天光大亮,太阳快从东边出来了。

点评

这坛酒酿的时间长了点。谢谢关注,你们的关注是我继续驴行和记录的动力。  发表于 2012-7-23 05:51
终于等到老师的大作了。  发表于 2012-7-22 19:10
这个盼啊, 这个想啊,虽然姗姗来迟,却是精彩无限。  发表于 2012-7-22 12:09

评分

参与人数 24威望 +110 收起 理由
跑着走 + 5 惭愧 怎么就忘了评分呢
徒步看风景 + 3 一坛陈酿!需细品~
小黄蜂 + 3 很给力!
春风吹过 + 5 赞一个!
208 + 5 终于盼到行真老师的美文
清水淡淡 + 5 暗暗等,慢慢品,依然禅味十足。
虎兔虫 + 5 终于上菜了!!!
千江月 + 5 赞一个!
寒中日 + 5 很给力!
雪中梅 + 5 赞一个!
水灵儿 + 5 很给力!真棒!
游悠 + 5 这个加分是必须的
重出江湖 + 5 赞一个!
灵芝草 + 3 赞一个!
秋月 + 5 很给力!
曲柳 + 5 很给力!
金顺 + 5 很给力!
爱心大姐 + 5 很给力!
有缘 + 5 加分欣赏
小青 + 3 很给力!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7-21 06:37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行真 于 2012-7-28 17:48 编辑

二、漫漫北沟路

    我们开始进山,穿过一大片杏园,进入北沟。我喘着粗气艰难而行,身上的负重太多了,吃的,睡的,穿的,用的,差不多一应俱全。行前上秤秤了一下,四十二斤。这还不包括帐篷。在来的路上,跟青山商量,能不能混帐。青山很痛快,我也不能装蒜呀,我也得负担点,要求之下,他给了我两瓶水,约有二三斤重。行前稍微精简了一下,放下了两双鞋,一点吃的。大多数男驴跟我一样,负重都在四十斤以上。

    这北沟原始而安静,没有被垦荒,也不见有驴友的叫喊声。我们只是赶路,赶路,拔高,拔高。天气晴朗,茂密的树林使山谷显得黯淡了许多。不久,渐闻水声。在行进途中,不断有驴友被超越。我感受到柳泉强驴的本色,开始我在中间,慢慢就落到后面了。后面就后面吧,我也认了。我没打算光走路,我要看看这小五台到底长什么样。领队大山说,去小五台要尽早到达宿营地,今天去的人多,不然晚上没扎营的地方。跟我混帐的青山早已经不见了踪影,让他去吧。

    走着走着,老头赶上来了。不行,我得快点!这老头虽名之曰“老”,其实就四十出头,因头早白之故,干脆叫白老头。和蔼的白老头长得胖而壮,走路速度不快,却有韧性。要是被白老头超过去,我就成最后了。为了减轻负担,我就边走边喝水。

    不久,左切上山,不见水影,不闻水声。这山坡更陡了,每前走一步都感觉艰难。向前迈步有一个向上向前的力,这力用多了,耗力;用少了呢,就上不去。我数次因为用力不够,身体反而倒回来,又重新用力迈步。这山坡上树木繁多,有松树,有一种树干为黄褐色的树,能蜕皮,清新可爱。多少次,我是抓着她的树干借力攀登。实在累了,就停下稍微休息一下,不让自己休息过长。这一段路被驴友称之为死人坡,大概就是因为能把人累个半死吧。

    天更加亮了,不是因为太阳有什么变化,而是树越来越矮,灌木越来越多。这金莲花在哪?白老头说路边已经有了,我没发现。不久,我也见到金莲花。这零星的金莲,初看之下,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同。个头不高,花型不大,身形还似乎有些孱弱。她似乎只愿把花伸出来,叶子长得如菊花一般,也感觉很寻常。慢慢地,我进入到花的世界中。时值盛夏,人间芳菲尽,此间花盛开。黄色的,白色的,蓝色的,紫色的花,竞相开放。我的心也被这些花草熏染着,变得轻松了许多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敲门砖

x

点评

古人云,秀色可餐。吃了小五了,还吃什么饭,回来想想小五就饱了!同行愉快!  发表于 2012-7-22 18:55
这几天。饭也不想吃。光想看行真老师的小五台之行,看到了。慢慢品尝。  发表于 2012-7-22 18:39
行真老师真的是在用心行走!用心感受!  发表于 2012-7-21 16:25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7-21 06:37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行真 于 2012-7-28 17:49 编辑

三、走向北台

登上第一个垭口,这里聚集了几百人,正在休息。同行的驴友,四下寻视,不见踪影,追吧,又出发了。走在山上,视野开阔,美景如画。阳光灿烂,心情又为之一变。这小五台山远看近瞧,郁郁葱葱,我时而凝神赶路,时而目随景游。沉重的背负时时在压迫着我,提醒我,让我快不起来,轻松不起来,但我还是很高兴。我不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多远,也不去想。天气忽然又阴了起来。走到第二个垭口的时候,突然看见有好多同行的驴友在这里休息。这不是没拉下他们多远吗?此时此刻,体力和紧绷的心一下子松弛下来。怎样表达这种心情呢?我想起司马迁的话:“人穷则反本,故劳苦倦极,未尝不呼天也。”我就呼给他们看看,于是半真半假地“啊啊”起来。半真,是真累,真想喊,真想一舒这沉郁之气;半假,是因为还没累到极点,是有意而为之。

我刚放下登山包,喝了点水,天突然下起了毛毛细雨,大家纷纷启程。我也不得不走了。这雨呢,小小的,细细的。环顾四下,一片茫茫,小五台的群山已经雾气弥漫;回头北望,但见乌云密布,云山一色,若不是风吹云动,我几乎分不出哪是山、哪是云。多想在此多驻足一会儿,但不行,得赶路。不久,雨停了,天也明亮了许多。

经过小雨洗礼的小五台更加娇艳,满山坡都是金莲。一朵金莲是孤单的,几朵金莲是平常的,而当我看到满山遍野都是金莲时,我的心被摄住了,思维停止了,念头没有了。据说,这金莲花草原上也有,只是不多。而到了这高山之上,金莲便灿灿地开放了!她不在乎有没有人欣赏,不计较名誉,不关心位次,在这人迹少至的地方,金莲花是一种纯然的存在,纯得让人心静,纯得让人向往!她正适合驴的个性,不向人间争繁华,愿在山野度一生。

    走着走着,雨又下起了,而且有些大,不再轻柔。我身体走累了,精神被这山、这山上的一草一木激荡着,为激励自己,我忍不住哼着小调迈步前行: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”我知道,路正长,我不能松懈。这时,对讲机传来青山的声音他说,今天喝不了那么多水了,你把那两瓶水扔了吧。背包里面的一瓶舍不得扔,刚要扔背包外面的一瓶,被一个驴友看见,要去了。我背的水也多,有一瓶喝了一半,我说:“不要这瓶水了。”另一个驴友也要去了。负重稍减,感觉立时轻松了许多。

不知为什么,我竟然有几份喜欢这雨。雨中的小五台,别具风味。云雾给小五台增添了几分神秘,几分厚度。我感谢这雨,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小五台。今天我穿着高帮防水鞋,爬山也给力。翻过几个山坡之后,至北台之下。雨下得大了些。下雨路滑,北台顶也就几十米,也没人登北台了。大家都停了下来,不再前行。领队侃大山也因为雨而不得不停下,靠着岩石支起篷布避雨,建议后面的驴友等等再走。

  








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敲门砖

x

点评

老头也累成草鸡了!  发表于 2012-7-22 18:47
第一次看见老头不笑的照片 呵呵  发表于 2012-7-21 21:29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7-21 06:37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行真 于 2012-7-28 17:49 编辑

四、雨中走山脊

    这里没有避雨之处,这样待下去不是个办法。我说走,没人响应。这雨淋湿了我的胳膊和双手,我反而更精神了。我待下去只会更冷,于是,我独自踏上东去的道路。从北台到东台的路,都是紧挨着山脊,而下面就是大斜坡。若是滚下去,九死一生。平时驴友犹谓之险,这雨天路滑,愈加危险。不过,我想,这路到底有多险,只有亲自走一走才知道。青山背着帐篷,我不去找他,今晚露宿何处?且雨势不大,说不定走着走着就停了。

    我走在一条东西走向的山岭,驴道在山脊附近蜿蜒着,有时在山脊之北,有时又在山脊之南。因为下雨,路有些泥泞,走路需格外小心。今天鞋也给力,里面不湿,鞋底不滑,竟然没打一次滑。当然,我也充分发挥了登山杖的作用,身体重心与平衡掌握得恰倒好处。在这海拔两千八百多米的山脊,一路上,十几个隘口个个险峻,给穿越增添了难度。有时战战兢兢,猫着身下行;有时小心翼翼,手抓侧面岩石,缓缓落脚;有时则认准落脚之点,跳跃而下……

    这近在咫尺的山脊上,山石变化多端,形态各异,或如跃出大海的鱼,或如展翅的鲲鹏,或如凝固的企鹅,或如昂首的怪兽。他们或站立,或蹲倨;或昂首,或俯视;或凸显,或含蓄;或一石独立,或两石比肩,或众石攒聚。远远望去,这些巨石仿佛列阵相迎,而有时则形成一个个隘口,为来此的驴友增加攀爬的难度。这小五台的魅力就在于,他不是单调的,他的多样丰富了我们的人生经历,因此,我感谢小五台,感谢小五台的雨,感谢小五台的一草一木。回首来时的路,险则险矣,人行其上,深处险境而不觉其险,每次赏景,都是驻足,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    路上,跑哥问能不能走,我说,可以走,对我来说没问题,关键是用好双杖,你们自己决定吧。走了大约个数小时,雨更轻了,以后,雨就停了,后来,云开日出,天晴气朗。

    在一处大石头上吃了点东西,正刚吃的差不多了,只听得有人大喊:“行真老师!”口音这么耳熟,但闻人语声,不见人上来。几分钟之后,兔版来了。因为他这是第二次走,我问他:“快到了吧?”他说:“还有好几个山头。”我的心也沉下来,慢慢走吧。很快,水中鱼和春风吹过也赶上了。这最后的几个山头坡度又大,从北台到东台,东台高出北台的部分大都集中在这里了。兔版说,他去年登山这个垭口之后就累得趴在地了。这几个山坡我也打起了精神攀登。当登上最后一个垭口,坐在垭口休息一下,向东望去,有驴友在来回走动。这就是宿营地了。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敲门砖

x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7-21 06:37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行真 于 2012-7-28 17:50 编辑

五、相聚东台下

   
    终于走到宿营地。大长腿、侃大山、青山、重出江湖夫妇等都在这里。最先到的是大长腿,从北沟出发到东台下,他只用了六个小时,真是神腿。我则用了11个小时,从早晨5点半出发,现在已经4点半了。这是我一天里走路最长的一次。卸下登山包,坐在山岭上,清风徐来,感觉凉爽。望着几百米之外的东台,没有激动,也没有向往,心情如水,就像一位迎娶新娘的新郎,即使新娘容貌美丽,新郎也被这迎娶的过程搞得筋疲力尽,无心欣赏她那美丽的姿容了。过了一会,感觉有些冷,拿出羊毛衫和抓绒衣穿上,又用雨衣遮住下身。坐在那里,懒得动,只是不想动。

   
    过了二三十分钟,突然感觉全身发冷,手脚冰凉,打哆嗦,想钻进帐篷里。急切之间,竟然打不开帐篷。青山过来,打开帐篷拉链,我钻进来,穿上一条薄毛裤,感觉还是冷,就打开睡袋钻进去。过了一会,青山跟跑哥要了点开水,拿来感冒药。我感冒了吗?似乎不是。这是我驴行以来的第三次身体反应,第一次是初次出坡,第二次是第一次走强线,两次都是发烧,我都没有吃药,很快过来了。这一次与上面两次不同,发生在这高山之上,可能与这高海拔也有一定干系。我不确定。青山好意,拿来了感冒药,我就吃了吧。躺着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,感觉好些了。我也不饿,头有些热,不愿出去。外面,驴友说说笑笑,或吃或喝,有的驴嗜酒如命,竟然把酒带了上来。饭后,青山进得帐来,一番言语,交谈甚欢。夜色渐浓,和衣而眠。睡不着,有时小睡,睡不深。夜里,只觉心区难受,微微有些疼。此时此地,也没有办法,转而内求,静卧冥想。心对身体说:“你走的太猛了,我赶不上你的节奏,我实在累了。”身体说:“我知道,当时没有照顾到你的需求,委屈你了!”朦胧中渐渐睡去。

   

    夜里起身小解,只见帐篷点缀在这山脊之上,有些帐篷里闪着温暖的黄光。东南山谷里也是灯光点点,那应该是2400米营地了。山上雾气飘飘,天有些冷,我不敢久待,进帐而卧。看着熟睡的青山,我非常感激他。人们说,有三种人能结下深情厚谊。一起扛过枪,一起蹲过房,一起上过床。能在一张床上睡过觉的人不多。尽管这床非常简陋,青山已经收拾得很好了,做了平整,还在上面铺了青草。这高山上的土床显得弥足珍贵,踏实而温暖。也许多少年之后,许许多多的事情都淡忘了,而这高山上的一夜,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,温暖着我的人生。
   

    这一夜,过得既短暂,又漫长。等到天光微亮,我拉开帐篷窗帘,仰望东方的天空,只见弯弯的上玄月高悬于天,清新而可爱。月亮的下方,有两颗星星,非常明亮。星月之下,则是云山雾海。我大声呼唤驴友,不知道唤醒了几个驴友,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美景。也就过了十分八分钟,四下里雾气弥漫,月隐星藏,刚才的景象已不复存在。人生路上,有多少东西就像此情此景,稍纵即逝,但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分别呢?见也空,不见也空。见之不为得,不见亦不以为憾。人活着,唯有当下这一刻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7-21 06:37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行真 于 2012-7-28 17:51 编辑

六、登顶东台

    早晨醒来,大家都是迟迟不肯出帐,江湖、秋月等驴友问我情况,让我感动。早饭后,大家迟迟不肯动身,希望能见到日出。可是,雾气迟迟不肯消散,等到雾气稍退,见到的太阳已经是日出三杆了。这明丽的太阳显得有些苍白。我们很快向南走去,很快就登上了东台。站在东台之颠,举目四望,群山低首,云雾缭绕。大家都很高兴,我也释然。回望昨日走过的山脊,恍若梦中——这被驴友视为圣地的小五台就这样穿越了?


    大家在这里照相留念,之后,有驴友回转下沟,我跟徒步等驴友则选择了往东走山脊而下。我想尽量迟滞这下山的旅程,我知道,一旦下去,就再也不可能上来了,至少这次是这样。东面的山脊上,有一段长长的乱石堆成的路,这些碎石铺得整齐而自然。我不知道这是自然的杰作,还是人力使然,也许两者兼而有之。四面山岭连绵,以南面最为开阔,真是群山如画,美不胜收!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7-21 06:37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行真 于 2012-7-28 17:51 编辑

七、穿越东沟
    不久下行,这雨后的下坡深一脚,浅一脚,都是驴友随意踩出的路。山坡上满是花草,越向下走,树木越多。撤到2400米营地,真是一大片平整的好地方,大家在这里洗漱补水,略作停留,便顺着东沟往下走,很快就到了2200营地。

    我们是先向东,后往北,再往西而去。走在东沟,一路上听着流水发出的哗啦啦的声响。东坡诗云:“溪声便是广长舌”,这大自然美妙的旋律,昼夜不舍地在向我们诉说些什么呢?

    沟底是千万年被溪水冲击的石头,这青色的石头或大或小,在岁月的河流中,他们的棱角已经不那么分明。石头的坚硬和流水的韧性完美地融合在一起,多少次我想多看一眼这东沟的溪流,让自己的手浸在水中感受小五台的温度,也感受小五台的柔情。如果说,山代表的小五台阳刚的一面,而这溪流则是小五台柔性的一面。没有山,当然就不会有这溪流;没有溪流,这小五台美也一定减损不少。水随山转,水就这么灵活,这么委随,她仿佛永远是欢快的,我从溪流声中,感受这她的活力,也感受着她的精神。有时,我们在溪流的左边,有时又跳过石头跑到溪流的右边,不久就又左转。就这样转来转去。在一侧断崖处,有一瀑布从三十米的山口倾泻而下,瀑布自然地分成两段,然后落入下面的潭水,汇入东沟的溪流,欢跃而下。在一个稍微开阔的溪流边的岩石上,竟然还挂着一片冰冻,有几米见方。在这盛夏尚未融合,足以说明这里温度之低。东沟地势低缓,坡度很小,要从如此小的坡度穿出去,路程也变得漫长。中间一段,植物繁茂,走在林荫中,非常舒适。各种各样的树木花草在这狭窄的空间里,争夺着生存的空间,生与死在这里同时存在。我为那些顽强的生命喝彩,也为那些枯萎的生命而惋惜。

    越向前走,愈加明亮。我也不急,我知道,只要后面还有一个驴友,车就要等待,我早出去也没用。有时,抬头仰望,但见高山耸峙,壁立千仞;有时,纵目望去,一山横卧,拦住去路。我就跟溪流一起拐了个弯,然后继续前行。

    经过七个小时的跋涉,我终于走出东沟。在一处停车场,兔版、白老头、跑哥等已经饮酒庆祝了。喝着啤酒,说着攀登小五台的经历。一不小心,兔版这次弄了个下山第一。兔子的腿,快!

点评

下山第一,兔版自豪着呢!  发表于 2012-7-22 18:48
兔版这次弄了个下山第一?赞!  发表于 2012-7-21 16:41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7-21 06:37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行真 于 2012-7-28 17:52 编辑

    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小五台,踏上回程的大巴。这次小五台之行,大家的收获各不相同。对我而言,首先是对自我的突破,那种对别人的依赖感大大减少了,我变得更加独立,更具有韧性。比如对驴行,过去,我会计较少背点东西,以后就不会了。我的心态也变得更加平和,我对人性也有了深度的感受和认识。我欣赏了小五台壮美的风光,这风光会滋养着我。我的心胸因此变得更加壮阔。我的人生也会因为这壮阔而变得更加浑厚,更加丰富。
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7-21 06:47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行真 于 2012-7-25 16:36 编辑

后记:
    返程之前,聚餐之时,众驴期许,嘱我为文。回来之后,琐事缠身,迟未动笔。况写作之事,必待心静而为之。然小五台之行,荡涤心灵,我之心情,久久激动。若耽搁日久,恐细节不能忆起,遂勉强动笔,缀而成文。小五台之美,非我凡笔之所能绘。媲美小五,以待后人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7-21 07:31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深坐沙发,细细拜读美文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敲门砖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柳泉户外 ( 鲁ICP备12010730号 )

鲁公网安备 37030202000412号

GMT+8, 2019-3-24 08:44 , Processed in 0.130345 second(s), 15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