淄博柳泉户外

 找回密码
 敲门砖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1089|回复: 3
收起左侧

人在旅途之一一七:在新英格兰海岸看海上日出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9-12 10:16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行真 于 2017-9-12 11:01 编辑



  住在海边人们,可以轻易地见到大海,见到海上的日出。时间长了,就觉得没什么稀罕的了。我的家去海有几百里路,平日轻易也见不到海。大海,我见过,也被温柔的海水拍打过;甚至,不小心喝下带着咸味的海水,也曾在游轮上一睹那湛蓝的海。而对大海的向往,仍在我的血液涌动着。今年暑假,因故前往美国新英格兰海岸,我跟妻商量,就在那里小住,彻底放松,享受悠闲适意的生活。
  2017年8月18日,我们从亚特兰大飞到波士顿,又乘车来到缅因州的一个叫做Ocean Park的地方,住在南丝的家里。南丝一家因事不在这里,这个家就暂时属于了我们。这里去海不远,就十分钟的路。大海,无论那个地方的大海,总是让人向往的。Ocean Park既不同于城市,因为不大,常驻人口也就一万;也不同于农村,因为这里的人们并不以务农为生。这里就是个度假胜地。每逢夏季,天气变热,人们便汇聚到这里,有英格兰人、法国人、加拿大人……最多的还是新英格兰人。次日一早,5点半,我醒了。天刚拂晓。我叫上妻,一同往海边走去。
  走在路上,看着干净的街道、路边的被参天大树掩映着的别致的小楼,陌生而熟悉。Ocean Park,就像久别重逢的朋友。两年前的冬天,我们来到Ocean Park,住了几天。我们在附近转一转,到海边走一走。那时的Ocean Park,白雪皑皑,沧沧凉凉。海上日出,苍白而无力,不足以观。只是,这里的人们说,Ocean Park的夏天很美。那时我就想,也许有个夏天我会再次来到这里。
  从南丝的家出发,往东,沿着Main Ave路,至Royal St左转,走几十米,右转,顺着Randall Ave路走,过两个路口,透过海滩上的野草,就隐约见到大海。5点45分,我们来到沙滩上。天空,灰云密布,不时有海鸥飞过,海鸥或单飞,或成群,从容而安然。东方天际,似乎有那么一点不易觉察的微红。这天气,会见到日出吗?
  脚下是一片白色的沙滩,南北绵延,有十里长。而后,陆地向大海伸展出去,就像手臂一样。随便走几步,就能遇到在沙滩上走走停停的海鸥。海鸥并不怕人,只有走近了,他们才会振翅而飞,或飞到一边,或飞向大海。不一会儿,天越来越亮,云越来越白。东方天际,云彩红得越来越鲜艳,并不均匀,仿佛上帝用画笔随意的点染,有微红,有桔色,也有金黄。太阳近处的云,红艳亮丽,下之海水,赤红一片。我的心中有一点急切,不安,这源自我的盼望——盼望着一轮红日喷薄而出。我的心,已经不在当下,而飞到了未来。当我觉知到,我安下心来,凝神以观。静静地看着太阳把海上的云烧成红色的火焰。薄云之处,则幻化成金。约六点,朝霞如飘带,横在海天之间。六点二十分,太阳若隐若显,而终于没有完全展露。这是一个难产的日出。
  这天夜里,开始下雨,淅淅沥沥。天尚未明,雨停了。我们又早早起来,步行到海边。天还是有些暗,天边,暗中透着那么一丝红色。慢慢地,天明朗了一些。忽然,在暗暗的天际,大海的尽头,太阳浮现,如红帽一般,鲜艳可爱。海面上,海水折射着太阳的光芒,形成一道红色的光柱,波光粼粼。太阳从大海里出的越多,这道光柱也拉得越长。当太阳整个从海中探出,光柱直射过来,闪闪烁烁。这似乎是太阳在海上弹奏的一首歌,又似乎是一条通向未来的路。今日,无雾遮,无云蔽,一轮红日,出海,登场,纯净而壮丽!我很多次登山观日,泰山,五台山,峨眉山……都曾留下我观日的身影。山中的日出,安静、孤独而刚直。海,单一而广阔;天,单纯而空寂;潮,单调而柔韧,这许多的“单”合在一起,海上日出,便迥异于平原,不同于山中。海上的日出,多了几分柔情,多了一点味道。这柔情,消解了我们内心对温情的渴望,这味道又让我涵泳其中,妙而不可言。
  又是一天早晨,妻累了,还在睡觉。我独自走向海边。此时,故乡还是秋老虎横行,此处的早晨,则如深秋一般,风吹在身上,有些冷。我一个人漫步在大西洋岸边,等候日出。天上的云,低而浓。面对着茫茫大海,悠悠天地,我有些怅惘。一只海鸥从天空掠过,扎向水面,叼出什么东西来。然后,落在海边,往沙滩上一扔,啄起来,三下两下,等我反应过来,走过去,海鸥飞走了,只见螃蟹的残躯,惨不忍睹。我默然无语。这看似温顺的海鸥,竟如此之残。这海鸥早起而飞,原并不是为了享受黎明,而是觅食。生活,都不容易,多少生命都在为生存而奔波,恍然觉得,我能放下一切,来此度假,殊为难的。从海边回来,妻问:今天看到日出了?我说,没有。
  一连几天,我们就这样,漫步在沙滩上,听潮观海,静候日出霞飞,或见而散,或不见而散,随缘自在。一连几天看日出,日出,一天一个样子,正如哲人所云——太阳每天都是新的。一天,我们沿着沙滩走,有几个男人在钓鱼。长长的鱼竿插在沙滩上,他们钓到一只几英镑重的类似大黄花的鱼。又往前行,见海滩上摆一排椅子。一数,有十四把之多。旁边有两位女士。妻问她们:“摆这么多椅子做什么呢?”她们说:“我们是一个大家庭。每年夏天都来此聚会,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。这个习惯已经五十多年了。等会儿要在这里合影。”五十多年,每年相聚,这是多大的凝聚力啊。我们既羡慕,又感慨。往回走,见沙滩上有英文句子,很有些哲理。这是谁写的呢?又是写给谁的?前几天我也在沙滩上见过,以为好事者为之,没有在意。今日一看,一中年男子拿着一根一米多长的树枝,正在全神贯注地写着。这些文字,隔夜就会被潮水抚平,无影无踪。他也一定知道这个结果。那他为何还写?我们没有问。我觉得,不管是排遣苦闷,或是传递信念,抑或是一种单纯健身的方式,我都不需要知道。任何的探问都显得唐突而多余。外出旅行,常常面对一个个未知的世界。有时,保持未知是尊重,也是修养。
  8月25日,是我们离开Ocean Park的日子。此一别,不知何时我再来。早晨,Ocean Park的天空,彤云密布。我想,今天又看不到日出了。我们还是往海边走去。一来可以散散步,二来心里也存着一丝希望——也许会有日出呢。5点40分,东北方向,出现一个巨大的似椭圆形的缺口,并不规则,白而明,太阳一定从那里出来吧?我凝神以观,而迟迟不见。缺口之左,有红云浮在海天连接处,太阳会从哪里出来吗?一刻钟后,红光自缺口之下的乌云透出,这红光越来越大,半分钟的工夫,一个红彤彤的红点浮出海面,慢慢变得大了一点,天边的云也越来越红,红云如带,太阳已经出了一半,我正盼着太阳继续辉煌,而倏忽不见——隐在了乌云之后。浓重的乌云,把太阳遮了个严严实实,太阳不复出现,只剩下一片红光,在海面闪烁。红光越来越小,5分钟后,消失不见。而上之缺口,被太阳染得五彩缤纷。天际,云一团一团的,海天相接处,阳光似透非透,云蒸霞蔚,似乎不变,而又无时不变,千变万化,而终归幻象。云者,何也?以前我也不多想,似乎云就是云,霞就是霞,我就是我。而今,纵目观云,见云在海天,亦在我心。我眼中之云,不同于过去,不同于未来,也不同于别人。日、云与我共同幻化出这美丽的云霞。这日出,是我的日出;这大海,是我的大海;这云霞,也是我的云霞!
  我们恋恋而去,与这大海、这云霞、这日出挥手作别。海滩上,此时人不多等太阳升高,中午的时候,人们就会纷纷从住处走出来,来到海边,游游泳,晒晒太阳。或早或晚,他们也会告别。我想,这清纯的、闲适的生活是值得过,而应当过。而如果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,我会习惯吗?我未尝不知道,我不会永远从做事中感受生命的意义,填补内在的空洞。总有一天,我要卸下身上的担子,放下文化所赋予我的价值感和意义心,纯然地生活。这是我将来的功课,且活在当下、不去想它了吧。


评分

参与人数 3威望 +26 收起 理由
海柔 + 10 赞一个!
闲人 + 10 很给力!
太阳神 + 6 赞一个!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9-12 15:44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学习了

点评

感谢欣赏!  发表于 2017-9-19 18:16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9-12 17:43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要是有美片就更来赛O(∩_∩)O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敲门砖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柳泉户外 ( 鲁ICP备12010730号 )

鲁公网安备 37030202000412号

GMT+8, 2019-1-22 12:03 , Processed in 0.123521 second(s), 15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